首页 >> 环球学讯 >> 本网原创
让城市回归儿童:作为理念与实践的儿童友好型城市建设路径
2020年06月10日 13: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卜凡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城市公共活动空间不仅是成人独享的领地,更是影响儿童身心发展的重要场域。为给儿童营造美好城市和成长环境,联合国第二次人居环境会议(1996年)首次提出“儿童友好型城市”(Child Friendly Cities, CFC)理念。该理念认为,各国在城市空间规划中应尊重和维护儿童的发展权利,为培养儿童积极健康的心理、形成正确的世界观而构建更加适合儿童成长的城市。2018年5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专门发布《儿童友好型城市规划手册》,详细阐述城市规划首先关注儿童所需要的相关概念、依据和技术策略。在城市化快速发展背景下,关注儿童空间弱势,积极打造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认证的国际儿童友好城市,业已成为近年来各国城市规划、政策设计等领域国际交流的热点话题。

  毋庸置疑,构建儿童友好型城市对于儿童健康发展、提升城市魅力和发展质量的作用不可小觑。当前,全球范围内儿童友好型城市数量还极为有限。成人主导的传统城市规划路径缺乏儿童友好型空间规划理念,导致很多儿童问题严重裹挟在成人问题之中,儿童常被作为城市环境中的弱势群体而缺少参与地方治理和城市建设的机会。高密度的城市生活、繁杂的交通网络、集成式的建筑风格无不压缩儿童专属活动空间,越来越多的儿童成为“宅童”。以至于《2012年世界儿童状况报告:城市化世界中的儿童》曾尖锐指出,“我们的城市正在遗弃儿童”。在此背景下,如何提升儿童的生活品质,构建蒂姆·吉尔(Tim Gill)在《无所畏惧:成长于一个危机四伏的社会》一书中向我们描绘的能够让孩子随时随地自由活动的城市,面临巨大的市场和社会需求。

   空间友好:国内外构建儿童友好型城市的路径

  现阶段,越来越多的城市为提升本地儿童友好度、实现城市自身可持续发展而开展日趋多样的城市建设实践和学术交流,这为我们学习国外先进理念和经验提供平台。与此同时,我国深圳市、上海市、长沙市、扬州市等地比照联合国《儿童友好城市建设目标及策略措施》和《中国“儿童友好城市”的创建目标与策略措施》《中国儿童友好示范社区建设指南》等文件精神,也纷纷在未来城市规划中加快融入儿童友好理念。如吉尔所言,仅仅为孩子建造一些漂亮的公共空间是远远不够的,国内外为打造有利于儿童全方位发展的活动空间,在对公共活动空间进行高效的再组织过程中,主要形成以下四种具有主流发展趋势的典型路径。

  一是居住空间与见学设计。此种模式在创建儿童宜居环境的同时,关注儿童的健康和学习,通常将吸引性、益智性、冒险性、启发性的见学设计,以及种类多样的知识图集融入街区、社区等儿童步行可达的生活和居住空间之中,如美国丹佛市打造的“见学地景”,通过在社区内添置有助于儿童增加知识、培养学习兴趣的认知型公共设施,定期举办亲子活动或提供高质量的教育服务资源,抑或为特殊儿童提供康复或恢复情绪的必要场所,进而实现引导儿童适应社会生活、加强同伴交往、满足其认知兴趣并激发自身好奇心的目的。

  二是出行空间与安全规划。此种模式重视城市儿童穿梭于城市街道的安全需求,强调保障儿童在自由步行和交通出行中的便利性和安全性。为此,儿童友好型城市通常通过改造基础设施层级结构、设置安全缓冲区、修建橡胶或原木步道等方式,为儿童提供必要的活动安全条件和短时安全活动圈;利用安全步行路线、设置儿童独立步行通道等方式,控制和剥离机动车对儿童出行空间的威胁。此外,部分城市还通过为不同年龄段儿童设置不同的步行时间,设置趣味交通换乘中心及运动游乐设施等方式,提升儿童出行的兴趣。

  三是休闲空间与参与性设计。此种模式通常基于儿童心理特征和关注点,在休闲空间中融入参与性游戏设计,以提升城市的儿童友好度。在少年文化馆、美术馆、科普中心、剧院、游乐场等开放型休闲空间内,通过图文结合的游戏地标、互动性的玩具、大型乐高积木、壁画式的黑板等游戏设计,满足儿童随时随地玩耍的天性。此外,在具有公共潜质的半公开空间中,针对儿童高频使用的游戏设施进行专项布局,为儿童提供和同龄人玩耍的机会和空间,并通过色彩、声音等游戏元素激发儿童参与创造性游戏的兴趣。

  四是自然空间与“野趣”设计。此种模式旨在为城市儿童提供认识自然、聆听自然、贴近自然、感悟自然的机会和活动场景,防止城市儿童出现《丛林中最后一个孩子》中提出的“自然缺失综合症”。一方面,儿童友好型城市善于利用城市的原生自然区域,通过攀援、溪水木筏、露营等户外活动激发儿童探索自然世界的兴趣并发展其感知环境的能力。另一方面,在儿童日常活动空间内部,增加自然元素,通过在社区小公园、街心公园、社区公共绿地、水景庭院等地域添置沙坑、迷宫、山地自行车道,为儿童提供关于自然的交互式体验。

  功能叠加:推进我国儿童友好型城市常态发展战略的选择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1996年提交的《儿童权利和居住》草案中就已经明确指出“儿童福祉是评价健康生活环境、民主社会和明智政府最终的指标”。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强调,少年强则国强,各级党委和政府、全社会都要关心关爱少年儿童,为少年儿童茁壮成长创造有利条件。新时代背景下,推进我国儿童友好型城市的常态化发展仍是一项系统性工程,除了加大国内外成功经验交流和推广以外,还需在城市建设中积极探寻兼顾儿童发展环境和成长质量等多重功能的可持续发展路径。

  为将儿童友好城市的建设理念真正融入城市的空间设计和儿童日常生活,首先,应持续营造适合儿童发展需要的软硬环境。在硬环境方面,努力为儿童提供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和安全性的活动空间。基于儿童体质和健康的特殊需要,在街区、游乐场所、自然公园等公共空间为儿童提供更多的安全活动、自由探索、释放天性的活动空间,不断创造有利于儿童参与游戏的包容性环境和基础设施建设;通过口袋公园、社区绿化等形式加强非正规儿童活动空间的规划及绿色空间质量,尽量避免模式单一、形式趋同的成长环境。在软环境方面,则应以儿童利益和权益为中心推进城市建设和街区改造工作。除了始终坚持儿童利益优先原则构建完善的公共政策体系,不断提高地方主管部门管理儿童事务的责任意识以外,还应不断完善儿童友好设施的技术标准,例如,《深圳城市发展(2016—2030年)》《长沙2050远景发展战略规划》都曾明确提出建设友好型城市的建设导向和具体标准。

  其次,为儿童健康成长筑建社会支持共同体。当前,区域发展不平衡、教育发展不均衡等问题仍影响着儿童的整体成长质量,保障不同年龄阶段儿童个人学习、社会交往和成长需求,尊重儿童特异性并为其提供挑战性活动空间和多样化活动选择,不断加强儿童友好型城市的活动空间管理与使用指导,亟需构建全社会共同参与的社会支持共同体。为此,可通过定期向儿童及其家长征询儿童空间潜在需求调查,为儿童参与城市治理和社会事务提供特殊培训,定期开展儿童友好城市研讨会或设立儿童补助金、儿童俱乐部、儿童维权岗等形式,发挥多元治理主体专业优势和资源优势,在满足不同年龄段儿童社区环境、游戏场所、运动器械等需求的同时激发儿童多样化发展潜能。同时,通过持续完善城市未成年救助体系等方式,保障特殊儿童康复设施供给力度和专业综合服务质量,为弱势儿童群体和特殊儿童提供多样化的社会关爱与支持。

 

  (作者单位:青岛大学师范学院学前教育系)

  【本文系青岛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青岛市学前自闭症儿童家庭教育支持体系构建研究”(QDSKL1901076)和山东省教育科学 “十三五”规划2019年度课题“基于CPRT指导策略的自闭症幼儿口语沟通干预研究”(YZ2019001)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

姓名:卜凡帅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汪书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