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学讯 >> 本网原创
维京人并非是单一血缘族群
2020年09月29日 13:3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闫勇 字号
2020年09月29日 13:3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闫勇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英国剑桥大学官网最近刊登的一则研究成果显示,中世纪活跃在欧洲北部的维京人并非是由北欧人组成的单一血缘族群,维京人中也有一些来自于北欧以外的人,这说明“维京人”这个称呼可能是对北欧海盗而非对北欧人的描述。 

    维京人并非都是金发北欧土著 

  这项为期6年的研究项目由剑桥大学圣约翰学院研究员、哥本哈根大学伦德贝克基金会地质遗传学中心主任埃斯克·威勒斯列夫(Eske Willerslev)领导,研究结果发表在《自然》杂志上,揭示了维京人的真实形象。 

  威勒斯列夫的国际研究小组对442名维京人的全部基因组进行了测序,这些人大多是维京时代的男性、女性、儿童和婴儿。“我们关于维京人的固有印象是其血统单纯,他们与欧洲的大小王国进行交易并且对他们劫掠,这是我们通过电视和书籍了解到的,但是通过基因研究我们首次表明,维京人实际上并非如此” ,威勒斯列夫说,“这项研究改变了人们对维京人的看法——没有人能预料到在维京人出现前后已经有来自南欧和亚洲流入的大量移民融入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居民之中。” 

  维京(Viking)一词来自斯堪的纳维亚语“vikingr”,意思是“海盗”。维京时代一般指的是从公元800年(也就是最早有记录的维京人入侵事件发生后的几年)到1050年前后(诺曼征服英格兰之前的几年)。 

  维京人的出现改变了当时欧洲的政治格局和人群血统,克努特大帝(Cnut the Great)成为了英格兰的国王,列夫·埃里克森(Leif Eriksson)被认为是第一个到达北美的欧洲人,比哥伦布早500年。维京人的许多探险活动都涉及到欧洲沿海定居点的城市,但他们实际上还是为了交易毛皮、象牙和海豹脂肪等商品。 

   “直到现在,我们才通过基因研究了解到维京人实际上长什么样,” 威勒斯列夫表示, “我们发现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不同(群落的)维京人之间的基因差异,这表明该地区的维京人比之前认为的更加孤立。我们的研究甚至推翻了现代人们对维京人有着金色头发的印象,因为他们中很多人都长着棕色头发,并且受到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以外地区基因融入的影响。” 

    维京海盗中有些人是同乡或亲属 

  在维京时代尚且没有一个能用来描述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这个地理概念的词汇,这个概念直到后来才出现。但研究表明,当时由维京男性组成的“劫掠队”在欧洲侵扰四方。来自挪威的维京人侵入爱尔兰、苏格兰、冰岛和格陵兰岛。从丹麦出发的维京人进攻英格兰。来自瑞典的维京人则侵入波罗的海国家。 

  项目参与者、来自哥本哈根大学的阿什沃特·玛加尔扬Ashot Margaryan)表示:“我们对维京人的遗骨进行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基因检测,以探索它们与维京时代之前的古欧洲人基因图谱的关系。研究结果令人吃惊,其中一些回答了长期存在的历史问题,并验证了此前缺乏证据的假设。”“我们在爱沙尼亚的一艘维京人船葬中发现了四位兄弟的遗骸,他们在同一天去世,因此我们确定维京海盗劫掠队的成员中有的人是亲属关系。”船上的其他人基因也比较相似,这表明他们都可能来自瑞典某个小镇或村庄。” 

    一些北欧地区之外的居民被“同化”成维京人 

  此外,来自格陵兰岛、乌克兰、英国、波兰和俄罗斯的维京人遗骸的DNA也被测序了。科学家们在苏格兰奥克尼(Orkney)的维京人墓葬中发现了一些男性骸骨,尽管这些骸骨与剑和其他具有维京特色的物品一起被埋在地下,但从基因上来说,墓葬中的人并不是北欧人。 

  来自哥本哈根大学的项目参与者马丁·西科拉(Martin Sikora)表示:“我们分析了来自南欧和亚洲的移民对维京人基因的影响,发现维京人的血缘先祖不仅仅是斯堪的纳维亚人,这是以前从未想到的。” “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内外,许多维京人都有很高成分的非北欧血统,这表明(当时)基因在整个欧洲范围流动。” 

  研究小组的分析还发现,一些土生土长的皮克特人(Pictish“变成”了维京人,但他们在基因上并没有和斯堪的纳维亚人混在一起。皮克特人是说凯尔特语的人,生活在铁器时代晚期和中世纪早期的苏格兰东部和北部。这可能是迄今为止研究过的最早的皮克特人基因组。” 

  研究项目参与者、布里斯托尔大学的丹尼尔·劳森(Daniel Lawson)表示:“我们在奥克尼和挪威的维京墓穴中发现了父母都是英格兰人的墓主人。”“这是与维京海盗抢劫和掠夺所不同的另一种文化。” 

    研究结果或将重写部分历史 

  除了政治以外,北欧海盗也改变了欧洲的文化和人口分布,这种改变在今天的地名、姓氏和人群基因中仍然很明显。 

  项目参与者、丹麦莫斯加德博物馆(Moesgaard Museum)的索伦·辛柏克(Søren Sindbæk)表示,“维京人促进了从美洲大陆延伸至亚洲草原的贸易和人员往来,他们输出思想、技术、语言、信仰和实践,并发展了新的社会政治结构。重要的是,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维京人’的身份并不局限于那些具有斯堪的纳维亚血统的人”。 

  项目参与者、哥本哈根大学费尔南多·瑞西莫(Fernando Racimo )说:“这是我们第一次可以详细研究在欧洲过去2000年的历史中,在自然选择下的人类族群进化过程。”“维京人的基因组让我们能够揭开自然选择是如何在维京人横扫欧洲之前、之中和之后展开的,它们影响着与免疫、色素和新陈代谢等重要特征相关的基因。我们也可以开始推断古代维京人的外貌,并将他们与今天的斯堪的纳维亚人进行比较。” 

  维京人的基因一直延续到今天,研究小组估算当今6%的英国人体内中有维京人的基因,瑞典有10%的人有维京人基因。 

  “研究结果改变了人们对维京人的看法。历史书需要更新,”威勒斯列夫说。 

作者简介

姓名:闫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