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学讯 >> 本网原创
“大变局下的国家安全与治理”学术研讨会在京举行
2021年11月08日 09:5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段丹洁 字号
2021年11月08日 09:5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段丹洁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段丹洁)10月24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主办、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与国家安全与治理研究院承办的“大变局下的国家安全与治理”学术研讨会在京举行。来自国内多所高校和科研机构、智库的20余位专家学者与会。

  推进国家安全学的学科建设与发展

  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教授于铁军分析了美国国家安全学发展历程对中国的启示,表示美国会根据国际政治现实和对于国家利益威胁的认知调整安全研究内容,但是其对安全的定义比较狭隘,过于以自我为中心。美国值得借鉴的地方在于其国内主要大学都形成了独立的安全研究体系,有独立的研究方法。

  国防科技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战略与安全研究所执行所长、教授宋德星认为,作为新兴的崛起国,中国总体上是在和平运用自身力量。新时代中国大战略的缔造需要把握住三个要点:一是要对安全威胁进行细致界定;二是要对国家利益进行细致划分;三是要对力量运用的后果进行细致的战略评估。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谢韬提出,国家安全学的学科建设要关注学科边界界定和人才培养两个问题。就前者而言,国家安全学同相关学科的联系需要进行详细界定。就后者而言,培养人才的层次和专业课程的设置也需要开展深入研究。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宋伟结合位置现实主义理论,分析了当代中国的位置性目标。中国需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动摇,避免同霸权国的战略竞争,并将注意力集中在应对地区竞争者方面。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卫东从国际法视角分析了安全例外条款的演变及国内法回应,指出国家安全是一个国家主权的象征,因此在国际经贸领域的法律形成了安全例外条款。中国在回应美国发动的贸易战时,需要从法律上对贸易同国家安全之间的联系进行明确界定。

  聚焦地缘政治视角下的国家安全学

  吉林大学行政学院教授刘雪莲指出,中国需要提升自身在规则制定、议程设置、舆论宣传和统筹协调方面的能力,发挥自身优势为未来海洋秩序的构建作出贡献。

  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华人华侨研究院副院长鞠海龙认为,尽管美国构筑的战略同盟并不能对南海地区构成明显的军事威胁,但可以增加该地区的安全压力,使中国的周边安全环境复杂化。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刘丰分析了美国联盟体系的转型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影响,提出中国需要根据外部环境的变化在是否结盟这个问题上采取更加灵活的态度。

  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陈小鼎认为,上海合作组织在区域公共产品供给中存在三个问题,即组织定位模糊限制了供给能力、组织认同度低限制了供给意愿以及组织整合困境限制了公共产品供给成效。因此,就需要对接新老成员的利益诉求,强化成员国的组织认同。

  浙江理工大学法政学院教授李熠煜结合印度西孟加拉邦的案例,分析了非政府组织(NGO)在印度地方自治中的作用。

  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罗英杰则指出,“一带一路”沿线的安全形势相较以往更加复杂,对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传统安全威胁并没有消失,同时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安全威胁在某些地区也不断凸显。对这一问题,国家安全学可以进行深入研究。

  探讨安全治理与全球治理的关系

  数字安全已经深刻影响到国家安全,无论数据的收集、保存还是使用都存在着风险。对此,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庞金友表示,一方面,数据泄露威胁到个人乃至国家的安全,另一方面,数字鸿沟也加剧了一国内部和国家之间的经济不平等与社会不平等。在未来,甚至可能会出现一种对国际关系和国际安全构成挑战的“AI政治”。

  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林利民认为,新冠肺炎疫情从物质性和社会性两方面对世界政治产生重大影响。疫情加剧了中升美降的速度,显示出中国的制度优势。中国在全球治理中也需要发挥更大作用。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安全与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魏玲同样结合新冠肺炎疫情,提出中国在同东盟的关系中需要加强在公共卫生领域合作。中国可以通过依靠由多元主体构成的专家网络,帮助东盟国家走出疫情困境。

  深化中国周边安全态势与安全治理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方长平认为,中国的周边安全越来越具有全球性意义,中国可以尝试将区域导向同安全导向相结合,对不同区域采取不同战略,以及综合运用政治、经济和外交等手段。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周方银也表示,美国的介入使中国的周边环境日趋复杂,中国应用一些发展问题淡化安全问题,并且积极向本地区提供公共产品。

  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胡宗山则分析了台海问题对中美竞争的影响,认为对于台湾地区而言,理性的选择是有条件地站在大陆一边,通过谈判使自身利益最大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高程认为,中美两国在参与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存在相互分工,并且两国之间也并不存在尖锐的意识形态对抗。疫情期间中国大国责任的彰显与美国领导力的缺位,也让东盟国家重新评估美国和西方国家主导世界的能力。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安全与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陈须隆指出,中国的区域安全治理需要坚持“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新安全观,其中“可持续”来自于可持续发展思想。由于安全和发展之间的内在联系,区域安全也包含着深刻的发展内涵。为此,中国需要推进发展共同体和安全共同体建设,重视可持续发展合作对安全理念、政策及实践的影响,以及在区域合作中携手各方适时推动发展合作去安全化。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高祖贵也认为需要统筹安全与发展的关系,一方面要保持经济快速稳定增长,另一方面也要维护国内社会稳定。事实上,统筹发展和安全在我国治国理政的不同方面都有所体现,特别是在发展已经比较完备,而与安全相关的战略机制与法律还比较欠缺的背景下,国家大力强化安全体系建设。在二者关系中,发展依然是主要矛盾,也是解决安全问题的必由之路。

作者简介

姓名:段丹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想)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