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学讯 >> 要闻
友谊传承 跨越时空
2018年06月08日 16:48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吴 焰 曲 颂 周翰博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3年9月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了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演讲。演讲中,他深情地说:“古丝绸之路上的古城阿拉木图有一条冼星海大道,人们传诵着这样一个故事。1941年伟大卫国战争爆发,中国著名音乐家冼星海辗转来到阿拉木图。在举目无亲、贫病交加之际,哈萨克音乐家拜卡达莫夫接纳了他,为他提供了一个温暖的家。”

  

  冼星海的名字在中国家喻户晓,他创作的《黄河大合唱》《在太行山上》《救国军歌》等抗战名曲传唱至今。但鲜为人知的是,他40年短暂生命里程中的最后两年多,是只身一人在哈萨克斯坦度过的。

  1940年5月,冼星海化名“黄训”与导演袁牧之从延安前往莫斯科,制作纪录片《延安与八路军》。1941年,卫国战争爆发导致影片制作中断,冼星海回国之路也因此受阻。辗转流离中,他于1942年底来到了阿拉木图,直到1945年病逝于莫斯科,再也未能回到祖国和亲人身边。

  (一)

  结束了寻访,走在冼星海曾经短暂居住的街道上,我的耳畔回响的,全是《黄河大合唱》的旋律。这是一位伟大音乐家的传奇人生,更是一段中哈两国人民友谊的珍贵历史。

  “我忘不了1988年接到的一个特别寻访任务。”73岁的俄罗斯华裔音乐家左贞观边回忆边弯下腰,从客厅里那排低柜中,搬出一沓沓厚重的材料。不少资料纸页已经泛黄,却排列得整齐有序,有冼星海的手写乐谱,有自己的寻访实录,还有各种关于冼星海的书、文章以及海报。

  30年前,苏联作曲家协会负责人转给左贞观一份材料,那是中国外交部请求协助提供冼星海1943年—1945年详细情况的电函。负责人问他是否知道冼星海,左贞观叫起来:“冼星海啊,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是听着他的那些名曲长大的呀!”他震惊于这段历史的缺失,又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我会中文,俄语流利,又懂音乐,对冼星海和他的作品都很熟悉。没有人比我更适合寻访冼星海在那段时间里的故事。”

  1988年10月,左贞观登上前往哈萨克斯坦的飞机,开启了寻访冼星海足迹之旅。从阿拉木图到库斯塔奈,他凭借着有限的线索,寻找一切可能认识或接触过冼星海的人。30年前,一些曾经与冼星海相识的人都还健在,左贞观有幸见到了其中的十多位,详细记录了访谈内容,获得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对冼星海来说,那可能是生命中最不易的两年多。

  完全不懂俄语的冼星海,只背着一把小提琴就被火车拉到了阿拉木图。居无定所、举目无亲、食不果腹、贫病交加,是他当时最真实的处境。最困难的时候,冼星海只能把自己收藏的名家乐谱拿去集市换点食物。而精神上的孤独更甚于物质的艰苦,冼星海常常抱着小提琴紧闭双眼。人们问他在想什么时,传来的总是一声低缓叹息:“想祖国,想妻子和女儿……”

  然而也是在这里,在他生命的最后岁月里,冼星海得到了无比的温暖和无穷的灵感。

  哈萨克斯坦音乐家拜卡达莫夫见到冼星海时,他正紧紧抱着小提琴,在冬日的寒风中瑟瑟发抖,“很瘦、眼皮浮肿、头发稀少,可以看出经历了不少苦难”。虽然拜卡达莫夫全家当时也缺衣少食,但他却没有丝毫犹豫,甚至都没问这个叫“黄训”的中国人会逗留多久,就毅然让他寄住在姐姐达娜什家。为了给冼星海添置冬衣,拜卡达莫夫的老母亲找出一件旧大衣连夜翻改,缝衣针把手扎起一个个血泡……

  “那时,家里就一个房间和一条堆着杂物的走廊,冬天取暖只靠一个小铁皮炉子。妈妈在走廊上给他搭了个床,让弟弟睡在墙角,我和妈妈挤在屋里的床上。”达娜什的女儿阿里兰诺娃就这样认识了这位“中国叔叔”。冼星海叫她“卡利娅”,卡利娅则叫他“黄阔克”。“阔克”是哈萨克斯坦人对最亲近长辈的叫法。冬天,放学回来的卡利娅鞋里常灌满雪水,“黄阔克”会用体温焐暖她的小脚……自小失去父亲的卡利娅,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父爱。以至于76年后,她在家中讲述往事时依旧泪流满面。

  在阿拉木图音乐人的帮助下,冼星海于一年后来到哈萨克斯坦北部小城库斯塔奈,在音乐馆担任音乐指导和指挥,迎来了他的又一创作高峰。他钻研哈萨克斯坦民族音乐风格,与馆长叶谢托夫一起编写哈萨克斯坦歌曲集,还在红军俱乐部组建了“冬不拉合唱团”……最让哈萨克斯坦人感怀的,是冼星海创作的《阿曼盖尔德》。阿曼盖尔德是哈萨克斯坦的民族英雄,冼星海通过讴歌这位民族英雄,激励人们为抗击法西斯而战。

  《阿曼盖尔德》首次公演时,台下掌声雷动。观众从曲声里分明听到了中国音乐家对哈萨克斯坦人民的尊重、对祖国的热爱以及英勇无畏的气概。“一个战争时期有国难返、有家难回的人,不仅没有意志消沉,还依然保持积极的人生态度,保存着对音乐和祖国的挚爱,对战争的痛恨,用音乐作为武器,去激励异国他乡的人们去生活去战斗。”左贞观作为同行对此尤为敬重,“这也使得冼星海的音乐作品,具有了更大的社会意义与世界意义。”

  “结束了寻访,走在冼星海曾经短暂居住的街道上,我的耳畔回响的,全是《黄河大合唱》的旋律。这是一位伟大音乐家的传奇人生,更是一段中哈两国人民友谊的珍贵历史。”30年后,左贞观在家中微闭双眼,声音哽咽着回忆说。

作者简介

姓名:吴 焰 曲 颂 周翰博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冯瑶)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