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学讯 >> 要闻回顾
推 进 中 美 关 系 发 展 的 战 略 思 考
2018年06月07日 17:03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陈积敏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阅读
  世界正在经历新一轮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全球发展的力量在增长壮大。同时,世界面临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依然很多,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是摆在全人类面前的严峻挑战。机遇前所未有,挑战也前所未有。面对百年来未有之大变局,“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的时代之问亟须解答。国际社会再一次将目光聚焦到中美两个大国身上。



    中美关系出现新变化
  2018年对于中国以及中美关系具有特殊性。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建交公报40周年。40年前,中美两国结束了20多年的对抗,走到了一起,改变了世界。如今,中美关系发展又进入到一个新的历史时期,面临着一系列新变化。
  实力对比的变化。尽管美国在综合实力方面仍具有优势,但这种优势正在不断缩小,在某些领域甚至出现了并驾齐驱的状态。力量对比的变化也带来了中美在发展双边关系中地位与作用的变化,未来两国关系谋篇定向的责任更多地取决于中国的能力与意愿。
  心理状态的变化。40年前的中美关系存在着明显的不对称性,从经济到技术,从制度到文化,以至于心理都呈现出这种特征。然而,近年来中国取得了举世公认的快速发展,世界对于中国的认识发生了重大变化。
     中美关系面临新考验
  新变化带来新挑战。当前中美关系正面临着重大考验。一方面,推进中美关系发展的动力与维持两国关系稳定的机制受到重大挑战,两国赖以合作的领域与平台调整变化。奥巴马政府时期中美合作的基础与领域较为广泛,议题也更为多元,不仅体现在如朝核、伊核等传统安全问题,还包括应对气候变化等非传统安全领域。奥巴马政府将气候变化列为美国必须应对的主要安全挑战之一,《巴黎协定》的达成被视为中美合作的成功典范。但现如今,中美安全合作的空间发生变化,在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合作仍未能建立起有效共识。而原先在中美关系中发挥稳定器作用的经贸关系也一波三折,甚至成为两国矛盾与冲突的焦点。
  另一方面,或更为重要的一点是美国对华战略认知极为负面。特朗普政府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定位为“竞争者”“挑战者”“对手”,声称“中国寻求在印太区域取代美国,扩展其国家驱动经济模式的范围,并以有利于中国的方式重构该地区秩序”。五角大楼《国防战略报告》表示美国安全的首要关切不再是恐怖主义,而是大国间的战略竞争,中俄首当其冲,强调“与中国和俄罗斯的长期战略竞争,是国防部的重点优先事项”。《核态势评估报告》则将中国同俄罗斯等并列,视为美国核安全的主要威胁,并宣称“中国军事现代化和寻求地区主导地位已经成为美国亚洲利益的一个主要挑战”。不仅如此,美国还将与中国的竞争上升到意识形态层面,认为中国对美国价值观与生活方式构成了挑战,这最能触动美国人敏感的神经,也更易引发美国作出强烈的政策反应。
    中美关系发展需要新思路
  新变化带来新挑战,新挑战呼唤新思路。
  研判中美关系的发展需要有历史视角。从历史上看,中美关系的发展从来都是磕磕碰碰,起起伏伏,但却不断向前。即便在冷战时期,中美面临共同安全威胁之时,两国关系的发展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如里根政府时期因为对台军售问题,两国关系发展面临重大挑战,其结果便是中美第三个联合公报的发表。老布什十分重视对华关系,1989年就任总统一个月之后便展开对华访问,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快访问中国的在任总统。然而,即便在这样一位对中国有着深厚情感的美国总统任内,中美关系也经历了重大挫折,但两国最终还是走出了困境,开创了新的发展阶段。因此,当中美关系发展遭遇困难之时,回顾一下中美交往的历史,汲取历史的经验与教训,对于走好当下与未来的中美发展之路具有重要意义。
  审视与评估中美关系需要有辩证思维。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以辩证思维来认知中美关系的发展历史与未来走向是合适的。中美两国不存在明显的地缘战略竞争,而这是引发大国战略冲突最根本的因素。回溯20世纪两次人类浩劫,大国之间的对抗从根本上源自地缘战略对抗。位于太平洋两岸的中国与美国则不存在这样的地缘战略博弈。正如习近平主席所指出的:“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因此,面对当前关系现状与态势,中美应该坚定双边关系终归要好起来的战略信心。对于两国关系而言,这种战略信心比黄金更宝贵。
  应对中美关系困境需要有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两国应从战略高度认识双边关系的重要性与复杂性,加强战略沟通,避免战略误判。双方应该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充分关注对方的战略关切,在强调自身收益的同时兼顾对方的利益诉求。鉴于中国在双边关系发展中的地位与作用不断增大,中国需要继续锻造与提升在中美关系中的议程设置能力、方向塑造能力、思想引领能力与危机管控能力,要不断夯实推进外交战略的国内根基,为保障中美关系的稳定有序发展提供更多资源支撑。需要注意的是,盖洛普咨询公司2月份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美国民众对华好感度达到53%,这是近30年来的第一次。这一事实说明,加强两国社会层面的互动对于稳固双边关系发展的社会基础与民意基础具有可行性,也有必要性。
  发展中美关系需要有国际视野。如今,世界正在经历新一轮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全球发展的力量在增长壮大。同时,世界面临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依然很多,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是摆在全人类面前的严峻挑战。机遇前所未有,挑战也前所未有。面对百年来未有之大变局,“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的时代之问亟须解答。国际社会再一次将目光聚焦到中美两个大国身上。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与稳定不仅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也符合美国的战略需求,更是中美两个大国对世界的应有担当。国际社会希望看到充满东方智慧的中国与富有西方智慧的美国能够走出一条大国关系交往的新道路。从这个角度来说,国际社会对中美关系稳定发展的期待已成为促进和保障两国关系发展的新动能。

作者简介

姓名:陈积敏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冯瑶)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